驾驭汽车生活
了解汽车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二手车讯 > 疫情冲击加速二手车电商 多家企业裁员降薪自救
疫情冲击加速二手车电商 多家企业裁员降薪自救
2020-02-29 14:17 编辑:硕硕 来源:未知

(图片来源:壹图网)

在疫情冲击下,线下客流量的减少,给诸多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二手车行业正身处这种困境之中。为了活下来,二手车电商不得不加快了优化自身的节奏。近日,一份在社交平台上被优信二手车内部员工证实的文件表明,公司业务人员被安排待岗休假,其余岗位按职级降薪20%-40%。另外,多位实名认证的瓜子二手车员工在职业社交平台脉脉上表示收到了公司人员优化通知。

此前,经济观察网曾报道,大搜车公司裁员13%-14%,但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这是此前就定下的战略调整。而瓜子二手车目前也被传裁员比例将达到30%,瓜子二手车内部人士则回应称,现在具体裁员比例没有确切的数字,但肯定不到网传的30%。“在疫情的冲击下,二手车电商们的处境比以往更加艰难,这个时候加快了他们裁员的动作。”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罗兰贝格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认为,目前汽车产业链均面临较大压力,上述公司裁员降薪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动作。“疫情期间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跟公司的体量和发展阶段有关系,大部分二手车电商企业及汽车租赁企业属于创业类公司,并跟消费者的消费行为直接挂钩,受疫情冲击更加明显。”郑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但也有专家认为,二手车电商风险抵抗能力显弱,与其商业模式有关。近几年,二手车电商的客观运行情况是,为抢占流量和交易量,平台间展开数轮不计成本的“烧钱”大战,并逐渐开始偏离“轻资产”的定位。“这次疫情将迫使二手车电商在商业模式上作出选择。”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艰难的决定

尽管是电商平台,但二手车交易严重依赖于线下的线索收集和实地看车,这是二手车交易长久以来的痛点。相比于新车,二手车缺乏专业而权威的检测认证方,且车况不一,更依赖于实地体验和检测。目前疫情下,线下人流量的减少,对二手车电商及汽车租赁企业的业务均产生了较大影响。

“二手车成交量下降90%,以前一个月能卖1000辆,现在也就几十辆。”一位二手车电商从业人员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从事汽车租赁的业内人士则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2月公司汽车租赁的成交量只有去年同期的四成左右。“汽车流通行业第一季度本来就比较惨淡,现在加上出现疫情,客户无法上门销售无法展开,再加上物流供应链受影响……”该业内人士指出。

不仅是二手车,新车交易平台日子也并不好过。花生好车联合创始人陈鹏云在近日接受采访时坦承,疫情期间安排20%员工待岗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这是一场无法预知的战役,必须提前制定好开源节流计划,以迎接到来的行业危机。”陈鹏云表示。

而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此前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裁员是在疫情之下的一次业务规划调整。“我们让一批人拿到一笔现金,让他有新的选择机会,让另外一批人能够更安全地过冬。”姚军红表示,针对被优化的员工,大搜车均提供了“N+1”的赔偿。

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随着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及二手车增速放缓,资本热度下降,二手车电商如人人车、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等,已经经历了一波大范围的裁员潮,人员结构得到一定程度的调整。基于此,除了部分企业裁员,更多二手车电商采取暂时待岗降薪的方式,希望短期自救后再将员工召回。

(图片来源:瓜子二手车官网)

但有观点认为,长时间的待岗降薪也可能将导致二手车电商从业人员的流失。消息显示,为弱化疫情冲击,优信二手车及花生好车将待岗和降薪的截至时间定为5月31日和6月30日,期间员工只能领到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及以下。业内人士预计,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待岗人员迫于生活压力可能会选择主动离职。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此次被优化及待岗降薪的员工中,技术人员所占的比例较高,这可能与其薪酬较为固定且工资成本较高有关。“如果您是老板,不得已的情况下,相信也会先沟通中后台的同事。”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该人士同时表示,根据公司预计,公司业务量有望在三四月恢复至去年的七成,到时待岗的同事可以返回公司。

危中有机?

疫情影响下的快速人员优化,同时反映出二手车电商现金流的紧张程度。在此前的商业模式下,二手车电商即使正常运营也处于持续的亏损状态。

上市公司优信二手车的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优信分别净亏损13.93亿元、27.48亿元、15.38亿元,2019年据推算仍将亏损约11亿元。而有自媒体从瓜子二手车内部获得资料,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瓜子二手车的亏损额分别达到了16.17亿元、43.39亿元和17.73亿元。瓜子二手车目前没有公开的财务数据,经济观察网记者向瓜子方面求证该数据真实性,未获得回应,因而该数据真实性待考证。

但毫无疑问地是,二手车电商确实面临着盈利的巨大难题,而这种盈利困难又与不计成本的营销“烧钱”大战有关。以优信二手车为例,数据显示其2018年优信花营销费用达26.87亿元,同比增长22%,营销费用占营收比例高达81%。但与此同时,二手车电商从交易中收取的服务费,却难以覆盖在场地、人力、设备等方面的成本。

另一方面,随着平台“混战”白热化,二手车电商逐渐背离初期“轻资产”的定位优势,大规模布局线下实体店,以期获得消费者更多信任感。如优信二手车自2017年推出的“线上商城+线下门店”相结合的“全国直购”模式,以及人人车2018年推出的二手车严选商城,门店租金、员工工资、水电费物业费,以及“保卖”模式下大量的垫付资金大幅提升,这均降低了其在特殊时期的抗风险能力。

“此次疫情将迫使二手车电商要做一个选择:一是继续坚持原有的商业模式,但根据当前形势最大程度缩减成本,尤其是线下团队,待疫情过后再扩充线下团队;或者重新改变商业模式,再次回到线上,走轻资产的运营模式,更多提供服务,而不是交易。”梅松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二手车电商平台正普遍采取第一种方案。

虽然疫情给二手车电商业务带来了短期冲击,但有业内观点认为,当前疫情正将消费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这对主阵地是互联网的二手车电商十分有利。“疫情期间,二手车电商及汽车租赁平台应加强线上内容营销,把消费场景搬到消费者的家中,打消消费者各方面的顾虑,这是这阶段必须要做的事。”郑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据观察,目前二手车电商陆续推出“非接触”式销售模式,但由于涉及线下检测等流程,还难以做到完全“非接触”。

另一方面,与新车在疫情后有望迎来报复性消费一样,二手车及租赁市场也被认为将在疫情后出现消费反弹。由于疫情冲击了中小企业从业者的可支配收入,价格较低的二手车可能会成为他们的首选。不过,梅松林认为,相对于新车市场,二手车库存普遍不高,只有当新车市场起来后,才能给二手车带来充足车源,因此二手车市场反弹可能存在一定的滞后效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